MENÜ

新闻室

新闻,背景和见解

21. 八​月 2019

我们向竞争对手感谢的事

如果您经营一家公司超过30年,不断开发其技术,满足市场和客户要求,并专注于寻找解决方案,那么作为首席执行官我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。莱尔浩福二合公司的所有者约翰内斯·莱尔浩福先生喜欢回忆起爱欧尔分析仪与竞争对手产品的对比测试。CEO亲自讲述,它如何成为一项创新,为公司带来了亨利福特奖:

“我们为爱欧尔分析仪的成功研发积累了多年的经验和基础,这是一种发现发动机和变速箱制造缺陷的诊断系统。为此,我们将当时最新的系统集成到了汽车厂商的试验台架中。正如我们注意到的,一个竞争对手的系统已经连接到同一个测试平台。所以,这应该是一个对比测试。变速箱生产线为我们提供了30个预先已知有故障的变速箱和20个无故障的变速箱。我们应该基于这些进行判断。两天后,我们可靠地找到了“合格件”和“不合格件”,但竞争对手也同样可靠地分辨出来了。

在第一次阶段性成功之后,我们应要求对实时的生产线进行测试——又是和竞争对手一起:竞争对手和我们 – 以及声学人工审核员,这位训练有素的专家是变速器制造商的员工。他是裁判员,也是在合格与不合格之间制定界限的人。测量活动持续了12天。我们给出的不合格率日益惊人地上升。最后,不合格率大约是13%。不仅我们,这个数据与竞争对手几乎一致。相比之下,声学审核员给出的不合格率为每天0.6至1.1%。他的视角没有任何改变,那肯定是我们哪里出了问题。显然存在逻辑上的错误导致计算机的故障分析不起作用,但于我们不知道原因。我们的竞争对手开始打包回家,并说他们会再次修正测量。

但紧接着我们意识到。完全不同的测量硬件,完全不同的诊断软件但灾难性的结果是一致的。结果怎么可能会偏差这么大? 区别在哪里? 显然,我们计算机“完美的记忆力”是决定性的弱点。我们很快就清楚地意识到:人工审核员是已经习惯了最近生产序列中的典型噪音,并基于此识别出每一个“异常值”。

这意味着任何为生产故障设置固定容限的测试方法必定失败,因为在一段时间过后,所有与生产相关的因素将会累加,其总和最终将超过该限值。所以我们必须模拟人类的“坏记性”才能达到“人类”的测试效果。为此我们开发了所谓的“呼吸功能”。我们今天在下线测试应用中使用的诊断技术与不断适应“呼吸功能”和各种绝对值的监控同时工作。后者由测试台架,车辆和驾驶员头部位置之间的虚拟传递行为来定义。所以我们很幸运能够在恰当好处的时刻加入了竞争。竞争对手让我们的思维活跃起来,从而实现想法的跳跃。

我们对程序的可靠性进行了全面测试。当时人们不相信诊断系统可以自我调整。这项科技对许多人来说太新了。一开始,我们测试了52,000个变速箱,然后测试了另外200,000个齿轮箱,结果令人信服。为此,我们在2001年获得了亨利福特奖,然后我们被允许在底特律装备福特公司的所有下线质量试验台架。

社交媒体上的莱尔浩福
XING Linked In 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We Chat

选择您的语言

Cookie note

We use cookies to optimize the website and to provide you with usage-based information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. By using the website, you agree to the use of cookies. For more information, please refer to the cookie notices.

同意